欢迎访问上海古诗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文章正文

幸福拐了一个弯

时间: 2018-11-03 | 作者:木筱雨 | 来源: 上海古诗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婚姻对我来说,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在婚姻的问题上,我差点和幸福开了个玩笑,如果那一夜没有我的未婚夫,我的爱情有可能就绕弯走了。也许那将毁了我们的爱情,也毁了我的一生。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不同的婚姻有不同的见解,婚姻究竟是什么,这也许是每一个人一生的必修课。好的爱情不一定能有好的婚姻,但好的婚姻爱情一定是基础,如果没有牢固的爱情做婚姻的基础,那漫长的生活真的没有办法想象,有的人生你一眼就望到了尽头,每一天都是复制黏贴。我听过最好听的情话就是我未婚夫说的“我们的一生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要我们一起去做,我对你恋爱时的感动只是刚刚开始,婚姻里我会让它更加醇香。我很笨,但我会很用心的爱你,如果我的婚姻里没有你,那我的婚姻只是一个名词,毫无期待。”

  我和我未婚夫是在一家公司相识,我们的相遇就像红尘里的一粒尘埃,没有任何的海誓山盟,更别说千古绝唱,我们就在最平凡的日子里简简单单的认识了,也许只是在红尘里多看了对方一眼,便携手一起走。如果非要说一下爱的理由,那就是在最平凡的日子里,我们的相处却让生活变得有故事可追忆,再回首,是留恋,是幸福。我们无需太多的语言,但却能意会彼此的眼神,我懂他的柔弱,他懂我的爱恋,连空气里都弥漫着爱的味道。他有他的个性,我有我的空间,我们却能相互欣赏,将平凡的日子过得醇香。

  一晃就是两年,我们顺其自然的走进婚姻殿堂。在这期间,我们闹过最大的一次矛盾就是南北婚姻的差异性,让双方的父母都陷入了僵持的局面,我甚至觉得这段婚姻我们跨不了这个坎,这也是我深刻的认识到南北方思想的异同,我对人生也有了重新的审视。如果没有我未婚夫做调节,这段婚姻也就走进了坟墓。

  打开一扇有故事的窗,静静的叙述昨日的过往,再回首,那些过不去的,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眼泪风干了昨日,也留白了未来。我从小生活在北方农村,黄土高原地带,沟壑纵横,环境恶劣,道路崎岖,交通闭塞,这里的农民基本都是靠天吃饭,雨水好的年份,庄稼收成就好一些,每逢干旱年份,农民连自己的种子也收不回来。对于农民来说,庄稼是唯一的收入。所以这里生活的大人小孩都特别节约,每花一分钱都得精打细算,孩子从小到大也从来没有玩过什么像样的玩具、也没穿过什么新衣服,一件衣服缝缝补补好几年、更别说去什么游乐场所了,一年半载连城市也进不了一回。如果家里孩子多的,大部分都辍学,去外地打工。女孩子一般上到初中都会找个婆家,这样就可以给父母要一笔彩礼钱,那时候的彩礼钱还算少,大部分都是五六万,通常情况下女孩子一大,就能给家里挣钱,光彩礼钱就是一笔不少的数目,完全可以贴补家里的开支。如果男孩子多的,就靠女孩子换亲或者要彩礼钱,这样男孩子才能娶得起媳妇,没有女孩子的家庭只能贷款或者借钱娶媳妇,甚至还有倒插门的。我有很多的同伴,上完小学就结婚了,等我上完大学,很多同伴都已是为人父母,再次相逢已不是童年时的容颜,那种被岁月侵蚀过的厚重,深深地牵动着我的心。

  在这个穷乡僻壤之地,大家的生活都是自给自足,乡里乡亲很少有利益往来,不过大家相处其乐融融,互帮互助,一个村就像一大家子人一样,再苦再累,大家也是苦中作乐,相互调侃。从我有记忆起,爸妈还有老师,经常教育我的一句话是“吃水不忘挖井人”,爸妈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能走出这里,一定不能忘记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无论我以后多么富裕,也不能忘记曾经吃过的苦。孝敬、感恩成了我毕生的信仰。那时候的我,根本不懂婚姻的意义是什么,但我知道,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我要走出去,我期待时间过得快一点,我能快快长大,这样就有能力帮助父母了,让他们少受一些苦。那时爸爸妈妈经常告诉我,要想过好日子,就好好上学,只有考上大学才是改变你人生的唯一出路。从那时候起,“走出去”成了我一生的追求,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是我努力的方向。哪怕风雨兼程,我也从不畏惧。因为我知道,父母真的不容易,只有我不断地努力,才有可能改变这穷困潦倒的局面。

  悠悠岁月十几载,寒窗苦读,煤油灯下打盹的时光、露天教室上课的情形还历历在目,风里来雨里去,哪怕没有学费,东家借,西家倒,爸妈都一心供我上大学。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如愿的考上了大学,去了大城市,爸妈的心愿也算了了。可大学不是一般的农村家庭能上得起的,我记得第一年我的学费、生活费、还有车费大概一万多,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爸妈在乡里乡亲那凑了三四千,临走的前天晚上村里的老老少少都来贺大学生,爸妈既高兴又难过,可以说是喜极而泣,又或者说因没有能力供我上学而难过,也许还有二十年来的坚持和纠结,都在这一刻化作眼泪。不够的钱,村里人还有亲戚朋友都纷纷赶来尽一点微薄之力,众人拾柴火炎高,不到两小时,就凑够了一万多,我带着这沉甸甸的钱去了远方,连同我的梦想也变得厚重……

  我的大学占地面积四百亩左右,长长的梧桐树走廊,两旁摆满了纳凉椅,有同学在上面读书写字,也有情侣默默对视,还有一辆一辆的单车疾驰而过,大学里的小桥流水,500米长的拱桥,拱桥下面有潺潺流水,也有同学的追逐嬉戏,还有那一对又一对的青年男女携手走过,那时的风好宁静,似乎在拨动着一颗懵懂的心,电视剧里的青春校园一下子就呈现在了自己眼前,而我突然间却张皇失措。这一切对我来说只是向往,似乎离我很近,却又遥不可及。在大学期间,我将所有课余时间都利用起来做兼职,只要能挣生活费,我都会接,最多的一天,我接六份兼职,那时候真的在争分夺秒,我不得不和时间赛跑,五点多起床,晚上一点多入睡,其他的时间在为各种的兼职奔波,那时候的我像一个超人,早晨在图书馆开门,课间发传单,做调查,中午在食堂做外卖,下午在快餐店,晚上做家教,洗漱完,早已夜深人静了,我悄悄地爬进被窝,来不及思考任何事,倒头就睡。每天陪伴我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和孤独,能支持我的也许就是那份来自家人的期望了。大学四年,我暑假从未回过家,寒假也只是回家匆匆转一圈,在中国最传统的团圆节日里,我在外地打工,看着别人吃团圆饭,我咽下所有的心酸,只是在电话那头向父母报声平安。就这样我攒够了大三大四的学费以及生活费,有时候还给爸妈寄点礼物。那时就算很累,很苦,但我觉得值得,因为我终于有能力可以帮爸妈减轻负担了。大学毕业后,因为有着丰富的社会实践经验,很多公司打电话直招,也很顺其自然的进了工作单位。

  一路心酸,一路收获,我终于踏进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工作,这对我来说,渴望已久,时光不紧不慢的到来,而我也是信心满满的投入。在工作期间认识了我现在的未婚夫,他个子不高,但长得还算精致,浓眉大眼白皮肤,典型的南方人。当时他是我的经理,在工作上挺照顾我的,他知识渊博,又因为我工作上心,接触的时间自然比较多,后来慢慢的相处下来,两个人能相互欣赏,又相互补足,感情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但两个人都没有勇气勇敢的在一起,因为两个人都很清楚南北方的差异很大,谁都不敢保证,能不能跨越一些传统的东西。我对象家是做生意的,他父母不要求儿子一定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但听说找甘肃的他们心里还是怵得慌。抛开远不说,最主要是甘肃太穷了。但那时我们已经相爱了,我对象决定带我去见他的父母。其实我也担心,我担心他家看不起我的父母,嫌我家穷,受过苦得孩子要比一般孩子敏感,自尊心强,因为他们内心深处是自卑的,他害怕别人揭他的伤疤,就算别人是无心之谈,他有可能会觉得别人在针对他,因此而耿耿于怀,我怕我也会这样,我之所以一直努力,就是希望我能从经济上和别人差不多,我最害怕别人说我家穷,也害怕别人说我父母没有能力,这是我的一个禁区,容不得别人触碰。不过我对象还是坚持带我去他家。他说,如果我接受不了他的家人,他就放我离开,不会为难我。也是因为这句话,我也想试试,因为那时我也爱上了他,不想没有任何结果。

  恰巧在他弟结婚前天晚上我和我对象就去了他家,当时的我带着忐忑、带着对未来的恐惧,但我对象一直牵着我的手,仿佛这个动作能让我安心,能让我放下顾虑。九月份的南方,温度适中,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花香味,还有随处可见的流水声。下了高铁,他爸来车站接的我们,叔叔话不多,但看上去很平易近人,一路上也是随便聊天,一排排绿油油的稻田从眼前划过,一马平川,似乎我的心情也随之平静了好多。到了他家大厅,一股饭香味扑鼻而来,他家大厅很大,张灯结彩的,因为开宾馆,还有来来往往的陌生人。他妈笑着出来迎接,他爸妈虽然说着方言,但我能感觉到他们还是挺热情的。打开门,饭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龙虾、鱼、排骨等,我应接不暇,看到这么丰盛的款待,我心里暖暖的。那些所谓的顾忌也烟消云散。

  后来,每逢节假日我们都会去他家,因为离他家比较近。每次回家我对象的父母都会做丰盛的饭菜等我们,甚至会提前问我的喜好,做我最喜爱的饭菜。他们的爱很直接,虽然没有时间嘘寒问暖,但我能感受到父母的热心。他爸妈因为做生意,客人经常进进出出,所以他爸妈也不能安心的坐下来吃饭,正吃饭时,如果有客人要住店,他爸妈还得带着看房,还有打麻将的,捣台球的,玩游戏的,这些都需要人随时的看着,他们也是早起晚睡,有些客人甚至半夜两三点住店,他们还得起来开房,也有早晨四五点退房的,他们还是的起来查房,所以他们几乎没有时间安心的睡一觉。也正因为如此,南方父母不像北方父母,没有时间陪孩子拉家常,甚至不在意孩子的生活细节。南方父母对孩子的疼爱就是努力挣钱,给孩子买车买房,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做父母的责任。其实到这里,我已经隐隐的认识到南北方的差异,但生活你明明看清楚了,有时候你也宁愿糊涂着,也许糊涂能给自己带来快乐。这微妙的心里变化我说不上是福是祸,但这绝对在触动着我的思想。

  因为去他家的次数多了,他父母也是挺喜欢我,他们觉得我知书达理,待人真诚,没有乡里孩子的俗气,也有城里孩子的娇气,我很符合他们心中儿媳妇的标准,所以希望我们能尽快结婚。尽管这样,我还是没办法毫无顾忌的结这个婚,毕竟双方父母还没见面,我虽然不太适应南方完全快节奏的生活,不希望自己的一生成了生活的奴隶,但如果想要过好的生活怎么可能坐享其成?如果都像北方的父母一样,祖祖辈辈就靠天吃饭,日子啥时才能过到头?这是我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了生活的多样性,得到一面必将舍弃一面,生活不是百度,做不到面面俱到。想到这些,我就理解了我对象不怎么和家人聊天,不是不爱,而是没有时间交心,但如果有事,父母总是冲在最前面的,尽管和我的家庭有点大相径庭,但我完全能理解双方父母,他们都不容易。只是他们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对子女的爱。

  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在第二天晚上十点多到达了我家县城。刚下车,一股凉爽的风扑面而来,虽然空气里还有白天的余热,但相对于南方,这里简直是天堂。那夜的月亮特别明亮,高高的悬挂枝头,将整个城市笼罩的特别静谧,我熟悉这里,熟悉这里的一切,连空气里都弥漫着家乡的味道。不过也让我窃喜,这里已经不是从前的穷乡僻壤,这里的发展日新月异。目前呈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座极具民族特色的城市,清新的空气,干净宽敞的道路,漂亮的夜灯,熟悉的家乡口音,这一刻,我落泪了,我的家乡变了。环境优美,车辆稀少,道路宽阔,建筑物整齐,连一直在大城市生活的公婆也认为比大城市好,他们边赞叹这里的环境好,边拍照留念。

  第二天一清早,我们就坐上出租车去了我家,我公婆买了好多的见面礼,烟酒水果等。爸妈看到我们下车,也是满脸欢喜的出门迎接。我家院子挺大的,有两排新建的房子,白色的瓷砖将房子衬托的干净整洁,已经没有了当年乌漆嘛黑,院子也用水泥打了,很干净,一看就是爸妈早晨才打扫过的,这两年重新修建房子,把我小时候葱葱郁郁的树都砍掉了,高高的院墙也推到了,现在只有一颗30多年的核桃树,树木茂盛,活脱脱的像一把撑开的绿伞,正好可以乘凉。我公婆环视了一圈,觉得这是个好地方,于是他们就搬了板凳坐在核桃树下乘凉、喝茶、拉呱。我爸听到我婆婆喜欢吃核桃,他连忙将去年还剩的核桃拿出来让我婆婆吃,我爸边用锤子退核桃皮,边和我公婆聊天。不得不说,爸爸因为常年风吹日晒,皮肤黑黝黝的,在太阳下发亮,在爸爸低头打核桃时,我看到爸爸头顶的头发很稀少了,鬓角也有了斑驳的白发。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和爸妈认真地相处了,为了生活,常年在大城市漂泊,可我们的步伐哪能赶得上父母老去的速度?看到这些,我的眼泪在眼眶打转,为了不让大家看到,我起身去厨房看妈妈去了。

文章标题: 幸福拐了一个弯
文章地址: http://www.shc2000.com/article-60-185711-0.html

[幸福拐了一个弯]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