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上海古诗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文章正文

苟芳琴的那点狗事

时间: 2018-08-11 | 作者:王凤文 | 来源: 上海古诗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5次

  中原省中原市杨树县柳树乡的东北角,有个喵庄。

  喵庄的庄户大都姓喵。喵庄里的苟姓人家,只有一家,那就是苟芳琴的娘家了。苟芳琴,十九岁那年嫁给了庄上的喵庆奎,靠种地生活,日子过得蛮不错的。二十一岁那年的秋天,苟芳琴为喵庆奎家生下了一个白胖白胖的大胖小子,为了好养活,起名叫狗狗。

  喵庄九十六户人家,九十五户人家里都养了猫,不为别的,就为了养猫抓老鼠,从而节约粮食。粮食太宝贵了。这些人家,没有养狗的,他们认为狗不光吃屎,还要吃肉啃骨头吃粮食,要是养狗,那就是一种浪费了。整个庄子里,就苟芳琴家养了两条大狼狗,因为狗毛都呈黄色,苟芳琴就管两条狗叫大黄二黄。大黄是一条公狗,二黄是一条母狗。

  苟芳琴养狗,除了所谓的看家护院,再就是靠狗来给她和儿子狗狗舔屁股,每每她自己解完了大便,就唤过大黄或者二黄给她舔屁股,狗的舌头使她节省了许多许多卫生纸的开销。她的儿子狗狗每每拉完了,她也是把大黄或者二黄唤过来,给狗狗舔屁股。大黄二黄都很尽力,每每都要把苟芳琴或者狗狗的屁股舔得干干净净。对此,苟芳琴的丈夫喵庆奎是深恶痛绝啊!几乎是天天告诫苟芳琴:“你这是恶习,恶习啊,太不像话了,什么玩意啊?你不能再这样做了,绝对不能再这样了!”

  苟芳琴当着喵庆奎的面,还是答应的很好的,表示要改掉让狗舔屁股的恶习,保证的不错,可就是不改啊。

  眼看着儿子狗狗都三岁了,喵庆奎也教育狗狗:“你往后拉屎,不要再叫大黄二黄舔屁股了啊,要学会自己用手纸擦屁股的。你要小心,狗必定是狗,不是人的,你要当心大黄二黄咬掉你的小鸡鸡小蛋蛋啊——”

  狗狗撒着嗲的说:“不吗,就不吗,妈妈都让大黄二黄舔屁股,俺就让大黄二黄舔屁股,俺不会擦屁股啊。”

  狗狗很犟的,喵庆奎恨不得狠狠地把狗狗打一顿。可他还是舍不得的。这家里的老婆孩子让狗舔屁股的事,实在让喵庆奎闹心啊,恶心啊。他心思,这也太不文明了啊,这叫什么事啊,天底下少有啊。

  一九八五年六月十九日,是狗狗的四岁生日。苟芳琴喵庆奎没有给孩子过生日的概念。苟芳琴又生了个小女孩,也已经两岁了。正是夏管的农忙季节,苟芳琴老早的给家里做好了早饭,吃完了饭,苟芳琴嘱咐着儿子:“狗狗,看好妹妹苗苗啊。”

  狗狗在院子里逗着大黄二黄,“嗯呐”的答应着。苟芳琴扛着锄头,跟着丈夫喵庆奎下地给玉米除草间苗去了——

  大黄挣脱了狗狗的纠缠,跟在苟芳琴的屁股后头,也下地去了——

  二黄留在了院子里跟狗狗嘻戏着。玩着玩着,就听见屋里炕上的苗苗哭起来了。狗狗带着二黄进了屋子。狗狗看见妹妹苗苗拉屎了,就喊道:“二黄二黄,给苗苗舔屁股!快——”

  二黄很听狗狗的话,跳上炕去,就给苗苗舔干净了屁股,还把苗苗拉的屎全都吃净了。要说这二黄也真够卖力真尽职尽责,舔的真够干净了,苗苗在炕上拉的屎,已经没有一点痕迹了。

  “苗苗!”狗狗说:“俺到院里拉屎,你自个在炕上玩吧。”

  狗狗带着二黄就到了院里。本来院里有个简易茅房,狗狗才不愿意进那破茅房拉屎呢。他就蹲在东房山头,拉上了。拉完了,他喊道:“二黄!给我舔屁股——”

  二黄很乖巧的就过来给狗狗舔屁股。狗狗把个小屁屁蹶的很高很高的。

  二黄舔着舔着,已经舔干净了,不知怎么搞的,二黄冷布丁的一口咬住了狗狗的小鸡鸡——

  狗狗“唉幺幺妈妈呀——”一声惨叫,趴在了地上。

  二黄咬掉了狗狗的小鸡鸡和两个小蛋蛋,细细的品味着咂摸着滋味,不大工夫,就把狗狗的小鸡鸡小蛋蛋吃进了肚子里。狗狗疼死过去了——

  二黄坐在狗狗的身旁,不住地伸缩着舌头——

  苗苗一个人在屋里的炕上抱着个布娃娃,一会哭一会闹的。她可不知道院子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只顾跟手里的布娃娃玩耍着——

  中午十二点了,苟芳琴从自家的玉米地里回来做饭。一进院子,就看见了狗狗的惨象。二黄依旧蹲坐在狗狗的身旁。跟着苟芳琴回到了家里的大黄,冲着二黄汪汪汪的狂吠着——

  苟芳琴哪还有心思做饭了,扒拉扒拉狗狗,显然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她呜呜哇哇的喊着哭着,跑到北山坡的玉米地里,跟丈夫喵庆奎说:“完了!完了!二黄把狗狗的鸡鸡蛋蛋咬掉了吃了。狗狗死了啊——”

  喵庆奎听完了,狠狠地踹了苟芳琴一脚,疯了一般的跑回到了家里——

  看着儿子狗狗的尸体,喵庆奎怒火中烧!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绳子,把大黄二黄的脖子,狠狠地勒紧,掉在了西厢房的房梁上。大黄二黄瞬间,就被喵庆奎给勒死了。

  喵庆奎埋葬了狗狗,埋葬了大黄二黄,之后,连夜就离开了家,离开了喵庄,他一个人只身跑进了省城——

  儿子狗狗死了,苟芳琴不可能不伤心,那可是让二黄给活活咬死的啊——

  大黄二黄被丈夫喵庆奎勒死了,苟芳琴哭的个死去活来啊,应该说,比死了儿子还要伤心痛苦十倍的——

  家里只剩下苟芳琴和女儿苗苗了。

  苟芳琴种地那可是一把好手呢,家里的庄稼被她侍弄的壮壮实实的。家里没了丈夫,她是既要当妈妈又要当爹爹,里里外外的,她一个人撑着这个家。

  她没忘记养狗。狗狗被二黄咬死后的两年后,苟芳琴就从刘庄淘换来了一对斑点狗,没过一年,就又繁殖了四条。这会儿她养狗,可真的不是用来舔屁股了,而是要依靠狗们,来发财了。她知道,城里人养宠物狗都养疯了,那是有钱的人家养狗,没钱的人家养狗,下岗的工人也养狗啊,狗,成了城里人的最爱。机遇啊,机会啊,真是赚大钱的大好机遇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于是苟芳琴干脆把自家的土地,转包出去了,自己带着女儿苗苗,干干脆脆的做起了狗的生意——

  一晃啊,苗苗就变成了大姑娘了。苗苗二十岁了,面容长的还不错,上完了小学六年级,之后,就跟着妈妈,城里乡下的倒卖着各种各样的狗来了——

  苟芳琴跟女儿喵苗苗发了狗财——在喵庄一带,已经成了养狗卖狗专业户,名声可是很大很大了——

  苟芳琴跟女儿很用功,认真钻研兽医中的狗医学,钻研的很透彻。苟芳琴跟女儿喵苗苗在喵庄北山脚下买了一块地,建起了养狗场。到了二零零三年的夏天,狗场已经有了十七位员工。这儿也不再叫狗场了,苟芳琴办起了“宠物狗养殖基地”,喵苗苗当上了基地的总经理。苟芳琴喵苗苗一时间成了农民企业家了,成了这一带响当当的女能人,是狗让她们娘俩成了千万富婆,乡长县长都把苟芳琴喵苗苗当成了座上宾。当然,苟芳琴早已是乡县里的纳税大户。

  苟芳琴宠物狗养殖基地的生意那是越做越火了。来基地买狗的城里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天天日日络绎不绝。

  二零一四年的九月十三日,一辆宝马轿车停在了“苟芳琴宠物狗养殖基地”的办公楼大门前。从车上下来一对年龄上很不和谐的夫妇。女的叫喊涟涟,七十四岁,是省城环海国际贸易总公司的董事长。男的叫喵庆奎,五十一岁,比喊涟涟小二十三岁。要说喵庆奎命运还真不错,勒死了大黄二黄之后,一猛子扎进了省城,阴差阳错的就被喊涟涟看上了,还行,没几年,喊涟涟给喵庆奎转正了,让他正式成了她的丈夫,享用着她的一切……

  喊涟涟董事长很爱狗的。前五天,喊涟涟养的宠物狗奎奎、涟涟,双双老死了,听说苟芳琴母女办的宠物狗养殖基地,有好狗名狗,便和丈夫喵庆奎一道从省城,赶来这里,买宠物狗了——

  喵庆奎知道这个宠物狗养殖基地,是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办的,可喊涟涟不知道的。以往的那段历史,喵庆奎从未跟喊涟涟透露过。

  喵苗苗认不出来喵庆奎。苟芳琴可是一眼便认出来了。认出来了是认出来了,可她还是装作不认识的。苟芳琴让女儿女婿领着喊涟涟喵庆奎到狗圈选狗,自己跟员工们忙活着别的事情。喊涟涟选好了两只斑点的牧羊犬,喵庆奎这就到财会室付账。出纳员何德俪小姐热情的跟喵庆奎说:“喵先生,我们苟经理说了,免费,您不用交钱了,我们苟总吩咐了,不准收您的钱,一分钱也不准收的。”喵庆奎心里有数了,很感谢苟芳琴的。

  两只斑点牧羊犬上了喊涟涟的宝马轿车。

  车子就要开走了,这时候,只见苟芳琴走到了宝马车门旁边,对喵庆奎说:“一定要善待这两只狗狗!只要你过的比我好——”

  宝马车载着两只斑点牧羊犬离开了宠物狗养殖基地。路上,喊涟涟问小丈夫喵庆奎:“庆奎啊!那个老苟经理,你们熟悉吗?”

  喵庆奎显得很自然,说:“不不不!她是养狗专业户!前不久,为了给您买这宠物狗,我曾经来过这里,一面之交,一面之交啊——”

  “啊哦!”喊涟涟笑道:“原来是这样的啊!你也别说,老苟经理啊,还真是个养狗的大能人啊——”

  “嗯!”喵庆奎附和着说:“没错的!没错的!说起来啊,还是咱们城里人给了她们发财的机会了。没有城里人的这般爱狗养狗,她们也是发不了这狗财啊,不管怎么说,她和她的女儿不愧为养狗的女能人啊——”

  喊涟涟满脸笑容的说:“没错的,还真是时运造就能人啊……”

文章标题: 苟芳琴的那点狗事
文章地址: http://www.shc2000.com/article-60-171604-0.html

[苟芳琴的那点狗事]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