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上海古诗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青春校园 > 文章正文

我们都是好孩子(四)

时间: 2018-06-10 | 作者:暖暖 | 来源: 上海古诗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39次

  十 期中考试(2)

  中午吃完饭,班里的人还算少,我看苏浅不在,就一个人去上了厕所。回来刚到班级门口,苏浅突然跑过来叫:“洛洛!走,去看历史和政治成绩!”

  “可以吗?”

  “嗯嗯,他们很多人都去了。”

  “好,走吧。”

  刚到政治办公室,就看见夏锦年从里面出来,我期待的看着他,苏浅问:“成绩呢?”

  “在我这啊。”

  “拿来吖。”

  “你还好意思问我要,我让你帮的忙呢?”

  “哦对,我忘了。”

  “切,就不给你!”

  “那你也不给洛洛吗?”

  “……我要拿到班里去的,老师说的啊。”

  “先给我们看看会死啊?”

  “会。”

  “你……你就先给我们看看成绩了嘛。”

  “不要。洛洛你46。苏浅你就等老师报吧。叫你不帮我。”

  “算你狠!洛洛你好厉害,46诶!”

  我笑着看他们吵,别有一番趣味:“还行啊,又不是最高分。”

  “哎,我就不一定了,你说满分50你怎么考的45以上的啊?”

  “很简单啊,对了,夏锦年让你帮啥忙?”

  “哦哦差点又忘了,当当当当!”

  “这是什么?”我看着她把手中的东西递过来。

  “情侣挂件啊,怎么样?我送给你们的。”

  “那怎么就是帮他忙了?”

  “哎呀人家害羞不好意思给你嘛,拿着啊!”

  我接过,笑了。

  下午,数学老师进来报成绩。

  “完了完了,怎么办?”苏浅一个劲念叨。

  “没事的啊。”我安慰道。

  数学老师翻开试卷直接报成绩。我94分,夏锦年98,秒杀全场。苏浅也考到了90分。考到90分,苏浅异常高兴,转过来跟我说:“洛洛,洛洛,哈哈哈本宫今天心情好,周末出去玩我请客!”“真的假的啊?那以后你要经常考好啊。”

  “我也想啊。”

  “你加油!”

  “好了好了,本宫高兴着呢。”

  “说好的啊,你请客。”

  “但是你要来我们这玩,南大街。到时候打电话!”

  “好啊。”

  一到家,妈妈就过来问成绩。我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可乐,边喝边说:“语文87,最高分,政治46,数学94。对了妈妈,明天我能出去玩吗?”妈妈果然喜笑颜开,同意了。

  晚上,我回到房间,上了床,拿出那个情侣挂件静静的看。那是一个爱心的一半,上面写着girl和♀符号,还有5201314的一半,其实也挺好看的,我笑的很甜蜜。然后把它轻轻放进了钱包里。而那个挂件,直到多年以后我一直珍藏着。

  第二天一早,我还在睡梦中,苏浅就打电话来了。

  “喂?”我睡眼惺忪,懒洋洋的说。

  “洛洛你啥时候来啊?”

  “要死啊你,那么早。”

  “快点嘛,出来的早,玩的时间多。”

  “行吧,我还没起来呢,你要等等。”

  “你是猪啊?快点快点快点!我到本部去接你。”

  “行。”

  于是,在苏浅的催促之下,我极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了以后感觉神清气爽,动作也更快了。

  在家后面乘了50路,很快就到了本部。一下车,就看见神采飞扬的苏浅冲我跑过来,然后说:“洛洛么么哒!”拉着我的手开始等B12。上车以后,见人比较多,我们俩就自觉的站着,她特别高兴:“洛洛,终于可以和你出去玩了!哈哈哈好开心。”我笑着说:“我这次也是考好了,要是我没这块免死金牌你今天还能在这哈哈大笑啊?”“行行行,哈哈哈,我也是考好了,看来还是分数重要啊。”我笑而不语。“诶,洛洛,我们到后面去坐吧。”“好。”

  我们俩坐到了最后一排,坐稳以后,我把包放在前面,然后掏手机:“哎我先玩会手机。”苏浅不置可否,却拿起我的钱包:“哟,我看看有多少钱啊。”我并没有阻止,结果她边翻边说:“这儿有钱。”“那都是一块的好吗?”“行。.诶?这是什么?噫~你还随身携带啊。”苏浅把我的情侣挂件拿出来,调侃道。“行了吧,随手一放而已。”我漫不经心的回答。“随手一放,谁信啊?”苏浅继续调侃。我抬头,笑着耸耸肩。看着苏浅准备把挂件放回去,突然她“啊”的一声,挂件掉到了我们两个座位中间的夹缝里。我下意识的伸手去够,却发现夹缝太小手虽然能伸进去却够不着。“怎么办?”我问苏浅。“我来试试。”她伸手够,谁知道越够越往里,最后到我座位底下了。这样就更难够了,看不见摸不着的,我试图伸手去掏,什么都没摸到还弄满手都是灰。我无奈的看着苏浅,她说:“有没有牙签什么的?”“谁随身带这种东西啊?”这时,旁边一个叔叔看不下去了:“你们可以找一个卡之类的东西。什么东西掉下去了啊?”“钥匙扣。”苏浅回答。“诶,浅浅你看你的公交卡怎么样?”“对对……诶不行啊,够不着。”我开始翻包,苏浅在旁边看着:“快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够。”我把我的太阳镜翻出来:“你看看这个眼镜腿怎么样?”“我试试。”苏浅弯下腰,我才发现这个完全不能实现。“不行啊洛洛,马上要到站了。”“你们再试试行不行吧。”那个叔叔说完就下车了。“怎么办怎么办……”我一个劲思索,正打算放弃,可是如果放弃我估计一天都玩不好。想到这,我直接一屁股坐到了旁边,伸手去掏。“洛洛你别掏了,掏不到的。”可是我却没有放弃,摸着摸着,我似乎摸到了,然后够出来,拿到苏浅面前。“你厉害啊,爱情的力量!走,下车了。”事情总算平息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俩都在南大街的商场里兜兜转转,到最后累的跑到了KFC,买了两杯可乐,开始慢慢品尝。“洛洛你说,还没出来的历史和英语,你有信心吗?”“都考完了,还说什么。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能别提成绩吗?”“行,那我们来聊八卦吧。”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就到下午了。

  而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夏锦年打来的。

  “喂?洛洛。”

  “喂?夏锦年?”

  “嗯哼,是我,有空吗?”

  “啊……我在南大街呢。”

  “具体地方呢?”

  “具体地方啊……苏浅,这是哪?”

  苏浅嘟了嘟嘴,说:“他如果要来的话,让他去天语雅阁吧。”

  “苏浅也在啊?天语雅阁是吧,好,我到了打你电话。”

  “嗯。”然后就挂了电话。

  “行啦,我把你带到天语雅阁就不打扰你们小情侣约会咯。”苏浅拍拍我的肩,“跟我来吧。”

  十一 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

  走了不长的一段路,很快就到天语雅阁了。夏锦年已经在那等我了,夕阳下,这个男孩似被镀了一层光,风华正茂。苏浅很乖的拍拍我,走了。“洛洛,我带你去个地方。”他笑着牵起了我的手,我一惊,低下头羞涩的笑了。

  他带着我来到了南大街附近的一所高中,领着我上了天台。

  “夏锦年,天台诶!”我第一次爬那么高,忍不住兴奋的大叫。

  “喜欢吗?”他一脸温柔。

  “喜欢。”我笑着回应。看着天边的夕阳也似乎有了些许不同,不是太耀眼的金色,竟是十分温和的咖啡色,如此毫无遮拦的看夕阳,这种颜色令我忘却了所有烦恼。忍不住眯起眼,让这美丽的夕阳照在我的脸上。那一刻,我多么希望时光能够静止,就这样和自己喜欢的男生一起,看那咖啡色夕阳,相视而笑。

  “哎呀,几点了?”我看着看着入了迷,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想到严厉的妈妈,忍不住问道。

  “5点,怎么了?”

  “啊?我妈让我五点半之前到家来着。”我不禁有点焦急,南大街离我家有点远,不知道半个小时能不能到家。

  “今天不是节假日,路上车应该不算太多,半个小时能到家。”夏锦年振振有词,“现在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点了点头,但贪恋这种美好,竟不想再离开了。如果我们家没人在家,我一定会待到华灯初上,再缓缓归矣。

  夏锦年拉着我的手走到一个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给了司机50块钱,说:“叔叔,你一定要把她安全护送到家哦,剩下的钱直接给她吧。”

  我有点不好意思,说:“50块钱太多了吧,到我家顶多只要20……”

  夏锦年笑着说:“有什么关系啊?我的钱就是你的钱。”

  我的脸簌的红了,但还好是晚上,看不出来。

  “好了,洛洛拜拜,回家跟我联系哦。”他冲我挥挥手。

  我钻进了出租车,司机开了车,我往后看,夏锦年还站在那目送着我。

  “男朋友?”司机笑眯眯的问。

  我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嗯”了一下。司机哈哈大笑,说:“没什么的,我见多了。”我更加不好意思了,此后的过程中便没有说话。其实我虽然在班上很活泼的样子,但还没有完全褪去羞涩,以至于我很怕在街上遇到认识但并不算太熟的人,有时候跟不认识的人说话,也会不好意思。没有熟人的时候,我大部分时间还是选择沉默。

  天越来越暗,那轮咖啡色的夕阳却依然散发着光芒。

  我踏进妈妈店门时看了一眼手表,刚好五点半。妈妈笑着调侃:“那么准时?”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好了,回家吃饭吧。”


  妈妈说着准备出门。我看着她的背影不禁笑了,眼前似乎又浮现出夏锦年的笑容与温柔。

  那时的我,对夏锦年,只有全心全意的付出,明明是他先动了心,最后却是我动了情。

  十二 表彰大会

  周一,英语课上。

  “这气氛……好可怕……”班主任已经好久没有开口了,罗素忍不住说到。“谁还要讲话?考的很好了是吧?!”班主任也不知是不是当多了班主任,耳朵特别尖。

  “你看看你们,也不知道一天到晚都在干什么,吵吵闹闹就可以考好了是吧?一天到晚自以为是,一个个都是天才啊?!考成什么样子?我的脸都要丢尽了!”班主任一声比一声高,底下的学生鸦雀无言,面面相觑。

  “课代表,发试卷!”英语课代表上去拿了试卷,分给几个前排的同学发,其他同学也趁机舒缓了一下心情,我却十分紧张,看这样子,全班都没考好,我英语本来就不算特别好,这次肯定考得不好啊……

  “哇……洛洛你92诶。”发给我试卷的吴遇低声说。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放下,周围人都忍不住想看我试卷,但一想到班主任,都忍住了,把目光放在了发试卷的人身上,脸色着急。

  终于发完了,班里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就这样持续了整整一节课,这对于活泼开朗情商高,爱说爱笑人来疯的24班可是十分难得的。

  但是一下课,班主任灌的那些心灵鸡汤统统都被消化掉了,全班恢复了闹腾。

  很快,所有成绩都出来了,周围的人都开始算总分。我看着他们抢计算器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提笔准备自己算。纸还没准备好,夏锦年就过来了。“洛洛你总分364。”说完他摸了摸我的头。

  “我靠,你们俩成绩那么好还虐狗!”苏浅忍不住叫了起来。

  “呦,苏浅,你考了多少分啊?”夏锦年笑得很邪魅。

  “你!洛洛!”苏浅冲我嘟着嘴,摇了摇我的胳膊。

  “好啦,夏锦年,不要欺负我们家浅浅哦。”我笑着说。

  “你们家?那苏浅,咱俩还是情敌啊!”夏锦年若有所思。

  “那洛洛,夏锦年和苏浅你选谁?”立马有不怕事的围观同学叫到。

  我故作思考,说:“哎呀,这个问题太复杂啊!”

  夏锦年立马一副受伤的表情:“洛洛你不要我了吗?那你不要我,我可要死皮赖脸的跟着了啊!”

  “好啊好啊,随时奉陪。”我也立马接口。

  “啊啊啊啊有人虐待动物!”

  “秀恩爱死得快!”

  “喂?110吗?有人秀恩爱!”

  周围的人立即叫开了,整个班级其乐融融。

  “陈老师来了!”有人叫了一句,于是不出3秒,整个班恢复了安静。

  “今天下午班会课去报告厅开表彰大会,我把名单宣布一下。”陈老师气消了一些,面无表情的说。

  我心里暗自想,不会有我的,不要抱希望了,嗯,就是这样。

  结果老师报到最后一个,居然还有我。“这些同学下午去报告厅领奖。好了,吃饭去吧。”说罢,她就走了。

  全班人看陈老师走了,又恢复了闹腾。我和苏浅结伴走到门口,她让我等一下就进了小房间。我站在门口,百无聊赖地看着其他人。突然,吴遇往我旁边一站,微微弯腰:“嫂子好!”我一惊,继而笑着看了看周围的同学,他们也开始起哄。苏浅出来了,我和她一起排到队伍里,同时看了看夏锦年,他正和其他男生说着刚才的事,满脸的笑容,周围的人也一派其乐融融。但作为领队,童言却不高兴了,叫到:“安静!要不要吃饭了!”他们依旧吵闹,夏锦年还嘴:“哎呀大班长别生气嘛!我们都饿了,赶紧走吧啊。”我收起笑容,静静地看着他们。谁知童言跟夏锦年杠上了,很不客气地说:“今天你们不安静我就不走了。”男生们越发吵起来,夏锦年有些无奈的看着她,说:“你何苦耽误其他人的时间呢?”童言说看了看他,说:“是你们逼我的,不怪我。”夏锦年微微抬头:“童言你走不走?”夏锦年一直都很有霸道总裁的范,所以生气起来感觉周围都是冰冷的。我看着时局不妙,开口道:“好了,少说几句,你们都安静啊,童言走吧,晚了大家都不高兴,一点小事而已。大班长宽宏大量,别跟他们计较。”立马有人附和道:“是啊,洛洛说得对。”“走吧走吧。”我看了看童言,她冲我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那好,我看你们表现啊,要是再吵就不要怪我了。”我冲他们男生说:“听见没有?到时候我就不帮你们了。”吴遇大声喊道:“谢谢嫂子,我们不敢了。”于是大家又都笑起来,童言虽无奈,但还是走了。

  下午班会课前,我们就被叫出去了,陈老师嘱咐道:“等会到报告厅就去拿凳子啊,坐在前面,听到老师报就上去领奖啊。注意纪律啊!来,先排队。”我们连连点头。陈老师又去教室里吩咐其他同学,我们在外面自行排队。夏锦年轻轻搂过我的肩膀,把我带到最前面,然后冲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其他人一脸无奈的笑容,又碍于陈老师在里面,没有起哄,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们,秀恩爱。全班排好后,我们便进军报告厅了。陈老师就走在我旁边,我不禁多了几分拘束。路经三楼最里面的走廊。一个红色的桶赫然出现在眼前,还有一个扫把横躺在地上,如果换做别人,一绕就过去了,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捡起来,夏锦年却抢先一步,我适时慢慢停下,等着他。他捡起扫把只是一瞬,一件小事,但是在我看来,却是彰显道德品质的最好表现。不得不说,夏锦年在我心里的地位又拔高了不少。

  一到报告厅,我们便每个人都拿了蓝色的凳子,我无不感慨地说:“哎,班级十佳还不能坐报告厅柔软的椅子,可怜的我们。”

  “我无所谓啦,关键是,陪你。”夏锦年把椅子放在我的旁边。

  “夏锦年吖,”我看着他,一本正经,“你的嘴怎么那么甜啊?是不是以前练过啊。”

  “洛洛你想多了啊。”他笑着回答我。

  校领导在上面讲话,对于初一的我们来说他说的一切都无关痛痒。而讲完以后我们的掌声,从来都不是他讲的有多好,而是他终于讲完了。

  还好我们是24班,只要等6个班就行了,其他班展示的时候还可以看看有没有帅哥美女之类的。倒也不算无聊。

  夏锦年却沉不住气了,一个劲地跟我说着那些女孩的相貌。我一开始还附和着点点头,后来实在忍不住了,说:“夏锦年啊,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梦到就像做了噩梦的是什么吗?”

  他愣了,没回答出来。我继续看着台上貌似T台走秀的表彰大会,幽幽地说:“班主任。所以为了不要晚上做噩梦请不要说话了好吗?”

  夏锦年又愣了,继而笑道:“好,听媳妇的。不过洛洛,你真的好可爱。”

  我笑着说“是啊,我知道我最可爱。”

  我们两个相视而笑,在这灯火辉煌的表彰大会上,我依旧能感觉爱的暖意。这一幕,在多年以后依然存在于我的脑海中,成为美好的回忆碎片之一。但是某一瞬间才发现,秋风不仅吹落了枯萎的树叶,也吹散了我记忆中旧人的脸,渐渐远去。

  很快轮到我们,我们上台走了个过场也就下来了,咔擦的一声,不仅是记录下我们辉煌的一刻,也成了我和夏锦年的第二张合影。第一张是在我们班门口挂了2年的集体照。

  离开的时候,夏锦年伸手把我的凳子一同还了回去,我望着他的背影,嘴角漾开了一抹微笑。尽管之后他从未缺席过任何一次表彰大会,有时也会有我,但是早已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了。

文章标题: 我们都是好孩子(四)
文章地址: http://www.shc2000.com/article-55-112471-0.html
文章标签:我们都是好孩子

[我们都是好孩子(四)]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