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上海古诗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日记 > 心情随笔 > 文章正文

闻时不肯香香在无意处日记

时间: 2019-05-13 | 作者:[db:作者] | 来源: 上海古诗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邢岫烟是小说中荣府大太太邢夫人的内侄女,到第四十九回才出场。出场晚,戏份也少,在群芳荟萃的大观园,她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配角儿,不加特别关注,极容易被忽略。宝姐姐俨然牡丹“艳冠群芳”,林妹妹犹似芙蓉“娇花照水”,史湘云恰拟“海棠春睡”,贾探春堪比“日边红杏”。在此,谨为安慰邢岫烟,姑且把她比喻做“空谷幽兰”吧,取自李白诗“幽兰香风远,蕙草流芳根”。这与原著作者毫不相干,纯粹是笔者刻意加上的。小说中,邢岫烟没有和哪种花儿相关联。同情弱者,是每个善良读者的本能。那么,邢岫烟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呢?命运结局到底怎样呢?现在我们从她的容貌、举止、品行、家事、处境等处着眼,慢慢揭开她的面纱。

  1,容貌不祥

  读《红楼梦》,最喜欢小说中妙龄女子的仪态描摹:薛宝钗和林黛玉是“环肥燕瘦”,回目中有“杨妃戏彩蝶”“飞燕泣残红”。史湘云一身男儿风范,“蜂腰猿背,鹤势螂形”。面部特写更为传神:宝姐姐“脸若银盆,眼如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林妹妹“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探春“俊眼修眉,顾盼神飞”。风姐姐“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这些都是小说中主要人物,几位惹不起的主儿,都被刻画得有鼻子有眼儿。而无足轻重的邢岫烟几乎没有任何正面的容貌描写,通篇涉及她的描述只有两次。一次是刚到贾府,晴雯跑过去看了一趟,回来告诉大家说:“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宝姑娘一个妹妹,大奶奶两个妹妹,倒像一把子四根水葱。”另一次,是贾宝玉过生日收到妙玉的贺贴,因为不知道如何回复,便去请教林妹妹,恰巧碰上邢岫烟“颤颤巍巍地迎面走来”(63回)。“颤颤巍巍”指代不明了,全凭读者想象,如同“看见林黛玉已摇摇地走了进来”(8回),或许二人都弱不禁风?或许步态如春风摆柳,摇曳多姿?不管怎样,仅此模糊两笔,此外实在是读不到其它相关描写了。本来曹雪芹创作手法就多,令人摸不清门路,比如“背面敷粉”。

  2,家境贫寒

  邢岫烟原籍苏州,因为家道艰难,便跟随父母进京投亲,仰仗姑母邢夫人帮衬购置房舍平常度日。贾家是国公府,皇亲国戚,往来亲友皆是王侯公卿。邢岫烟一家在这里显得如此寒素,如此卑微。父亲邢德全素习吃酒,眠花宿柳,使钱散漫,无论上下主仆一概平等相看,并无高低贵贱之分,所以人称“傻大舅”。虽然是大老爷贾赦的内弟,但贾府上下人人皆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他根本就不会受到尊重,即便时常参加贾珍的豪宴酒局,也不过勉强出于亲戚意思,表面上的情儿,近乎是被公子王孙们打趣的对象,类似凤姐儿、鸳鸯拿刘姥姥席间取乐所称的“篾片”。

  邢大舅与邢夫人一奶同胞,行为处事却大不相同。刻薄吝啬的姐姐,常嫌弃花钱大手大脚的弟弟,引来邢大舅抱怨不跌,喝醉酒唠唠叨叨地家丑外扬,也不顾及体面。其实投奔邢夫人还另有原因:当年邢母过世时邢大舅年龄还小,家私积蓄都由嫁出去的邢夫人一手把持,一应用度都由陪房王善宝家的掌管。自家的钱由不得自由挥霍,邢大舅自然是怨愤不平了,有冤无处诉的滋味也真着实不好受呢。

  邢岫烟一家在京城安顿下来,间或她还可以到大观园来小住几日,按大家族的待客之道,如果在园子里超过一个月,就和贾家小姐们一样每月有二两银子的供给,做零花钱用。就是这点月钱,邢夫人也没有放过,令她匀出一两来送给父母。

  3,投亲不遇

  和邢岫烟一同来贾府的客人中有四位青春美少女。李纨寡婶李婶娘带来的两位小姐李绮、李纹是仕宦娇媛,薛宝钗堂妹薛宝琴为巨贾千金,而她只能算是“小家碧玉”。别人的父母都德高望重,唯她父母是吃酒之人。身份地位相差悬殊,注定邢岫烟处境尴尬,被忽略也在预料之中:刚到贾府时,激动中的宝哥哥眉飞色舞地夸赞其他三位精华灵秀,并未提及邢岫烟;贾母特别喜爱薛宝琴,不但情愿出资养活,还逼着王夫人认了干女儿,晚上跟自己一处安寝;李绮、李纹也被贾母强行留下住进稻香村;对邢夫人只说“你侄女也不必家去了,在园里住几天,逛逛再去”,亲疏远近,明眼人一看便知,不必赘叙。

  贾母不待见邢夫人,连带着也忽视邢岫烟。安排住所时,邢夫人只交代给凤姐儿,凤姐儿忖度着邢夫人天生左性,行为处事愚犟不肯变通。莫不如安置在迎春那里,纵有什么不随意处也与自己无碍。于是邢岫烟便紫菱洲住下。迎春名分上是邢岫烟的表姐,实则也没有血缘关系,迎春自幼丧母,邢夫人是继室身无所出,对亲侄女也不是真心疼爱。王夫人与邢夫人心下不合,也不会格外关照邢岫烟。迎春老实木讷,自顾不暇,屋里的丫鬟婆子又嘴尖舌薄,贫寒女子的不如意处可想而知,颇有投亲不遇的意味。

  4,相形见绌

  大观园的客人,长期居住的有林黛玉、妙玉,临时居住的有薛宝钗、史湘云,不时造访的有李纹、李绮、薛宝琴和邢岫烟。除邢岫烟外几乎都有着显赫的家庭背景,贵族和平民差异常常显现在生活中的细微末节处:林黛玉有外祖母娇宠,薛宝钗有姨娘王夫人疼爱,二人过生日时,摆酒唱戏好不隆重。而邢岫烟只是碰巧和平儿等同一生辰而借光设宴祝贺。

  史湘云从叔叔家来贾府,出于体面,婶婶要给她盛装打扮。即使是炎热的夏天,也要穿许多华丽衣服。而邢岫烟为了几吊盘缠钱,竟然当了仅有的一件锦衣。春寒料峭中只穿一件旧夹袄。贾母可以将珍稀的“凫靥裘”赠与薛宝琴,而芦雪庵赏雪时邢岫烟只穿着家常旧衣,并无避雪衣物。同是客人,别人都是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篷,只有她拱肩缩背,绝对不是身材不好,而是寒冷所迫。富的仍然锦上添花,穷的偏偏没有人雪中送炭。

  平儿丢失了“虾须镯”,宝玉身边的丫环都怀疑是跟邢姑娘的小丫头偷了去,原因是她家穷,小孩子因没见过贵重东西起贪心。而邢岫烟的一件小袄被偷了,小丫头随便问婆子一声,反招来婆子叫嚷。看起来,在贾府奴才面前,她也得忍气吞声。

  同样是贾府客人,岫烟高洁如妙玉,不得已必须随俗。灵性似黛玉,无奈何必须低调。黛玉、妙玉可以高调任性,她不能。也没有人家有资本。她在各色人等的夹缝中生存,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护好自我尊严。

  5,洁心自好

  如此不如意的处境,换了林黛玉不知道又要作何慨叹,有翠竹修舍、有锦衣玉食、有金奴银婢端汤煎药,还有宝哥哥精心呵护,林妹妹依然愁眉紧蹙,动辄因“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而哭得个梨花带雨。就算胸襟豁达的探春小姐,也曾说:“我们这样的人家,外头看着我们不知千金万斤的小姐,何等快乐,殊不知我们这里说不出来的烦难更厉害。”相对于林黛玉的敏感多思,邢岫烟无愁岂恼,有兴何悲,平添一份安怡。相对于探春自卑于庶出,邢岫烟闲云野鹤,随遇而安,尽显一份恬淡。

文章标题: 闻时不肯香香在无意处日记
文章地址: http://www.shc2000.com/article-37-190138-0.html

[闻时不肯香香在无意处日记]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