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上海古诗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文章正文

老物件

时间: 2018-06-14 | 作者:落梅雪舞 | 来源: 上海古诗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1次

  旧书本整理,习惯性打包装箱;旧衣服洗净,习惯性折叠装柜;老物件擦拭,习惯性摆放整齐。也许过于恋旧,曾经的物件从来不舍丢弃,拂过上面的味道,走过的足迹,还有经年的梦,初春里的懵懂……翻箱倒柜一通过后,一件也没扔,家里依旧满满的,一舱挨着一舱。

  痴迷老物件,慢捻晏殊的《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睹物思人。感慨“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掺合情意,一重重去想,去念。当落日西去,总是怀念晨曦的美好,当人生过半,那些一路陪伴的嘀点,总是难以割舍,于是一一摆弄,存放一角,堪是灰尘封顶,也不舍其离去。想着一直都在,才会安心,光阴已去,执拗以为唯有老物件,才是岁月的见证。

  前几日,偶得一张小学故址照片,由于旧村改造,早先的小学已夷为平地,唯存一棵松树完好无损,记忆里的它屹立在操场花坛中央,格外醒目,郁郁葱葱,伟岸挺拔。如今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感怀“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也难免同学们感慨万千,伤怀之至。的确,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主宰的!

  而如今,女儿学校附近,保留着一座石碾,高楼大厦平地而起,不知何种情愫,让石碾存留了下来,周边的人们,偶尔带着谷物去碾压,每逢遇到此景,都会倍感亲切。熟知保留的不仅仅是石碾,是一种念想,一种回忆,一种岁月滑落时,擦过的明媚印迹。

  光阴似箭,不经意间,悄悄的春天刚刚落座,冬天又临近身旁。叶落归根,一年又一年,日子溜去了哪里?于是乎,锁于一些旧物,把玩着,欣赏于心底。洗涤一寸光阴的洁净,融入手心,让诗意的情调深种那些老物件里。拨亮最美,赋予感动,即便旧的无从拾起,还是依旧想让它静静地安然一角,陪伴自己!

  老物件,石磨石碾,布电影,收音机……很多很多随着现在文明的快车,匆匆而逝,以旧换新,更替了去。那年那月的桃花曾开的正艳,如今一地落红无数,徒增伤悲了几许。花锄葬花,叠加下珍藏,这盈袖的怀念不言不语,老物件却默默地在渐行渐远。

  物转星移,大把的时光,经不起流年似水,转瞬即逝,忽明忽暗一片,静静地即将踪迹不见。许多人事不明下落,远去的小舟载着散落的芬芳,最美的深铭,许些消失指间缝隙,掩埋熙熙攘攘的人海里。

  追随明天的脚步,一掬心思,读于向晚的年华,于寒暑交替中,守候着那些泛白退色的叶子。淡淡的目光依然如故,初心不改,洗一段,存一程,藏入历程,掩入书卷。页码一度模糊不清,却一页页押着韵,为逝去的旧事旧物,镶入最美好的心曲,歌舞人生的往昔。

  老物件,老房子,老巷子,渐老的影子,相拥一件件,悉心留存,手心紧攥。想盼着,这念想的源泉,会于原地等待,一直缕缕温暖左右!

文章标题: 老物件
文章地址: http://www.shc2000.com/article-28-118448-0.html
文章标签:老物件  物件  习惯性  旧物

[老物件]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