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上海古诗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文章正文

一团体的江湖

时间: 2018-06-14 | 作者:琉璃 | 来源: 上海古诗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5次

  《新笑傲江湖》告诉我,有一种爱,叫东方不败。峰回路转,怡笑千年。你可否记得,溪水边浣砂的东方姑娘?造化弄人,爱又如何?他令狐冲终究不是你东方白的归宿。谁将烟焚散?散了这纵横的牵绊。

  听弦断,断这三千痴缠,坠花澧,澧没一朝风涟。花若怜,会落在谁的直尖?世人笑你太痴狂。从小凄苦,有谁关心过?你一次次的舍命相救,最后的最后,他令狐冲依然用剑直诋你胸膛。而你却笑了,你的笑那么孤独仿若无人能解的蔷薇。你的心很疼把,这些年你早已把他刻入骨髓,装入心中,而今,他却要结束你的生命。

  可怜的东方姑娘,你终究为那一袭青衫的少年覆了天下。荣华谢后,不过一场山河永寂。一旦感情错开,就再也不负当初美好,比如令狐冲,即使不爱,他还是要与盈盈相携一生,心中所爱与现实所得不断交错交错,恍然若失的惆怅,这难道不是命运捉弄的闹剧吗?

  经流年,梦回曲水边,看烟花绽出月圆。青衣宛若溪水,面红如花纤然娇笑,对你耳语,我是东方白,你呢。你看痴了,不知世间竟有如此绝色女子。可是,雾散,梦醒。你令狐冲终于看清现实,那是你千帆过尽的沉寂。你心心念念的仍然是你的东方姑娘。你看那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青山长河。世代绵延,就像在心中,你从未离去,也从未改变。

  缘聚缘散缘如水,背负万丈红尘,只为等待下一次重逢习惯了一个人的江湖。不知东方姑娘做何感想,是从此山水不相逢?还是雨露清泉,为他倾洒?

  黑木崖上一袭红衣,转身,一缕冷香远逝雪深,笑意浅,你对他浅笑耳语,来生渡我,可愿?

  也许,所有的期待只能寄予来生。今世,我注定要孤独闯荡一个人的江湖。

文章标题: 一团体的江湖
文章地址: http://www.shc2000.com/article-28-118436-0.html
文章标签:一个人的江湖  令狐冲  姑娘  耳语

[一团体的江湖]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