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上海古诗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中国历史 > 文章正文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时间: 2018-04-05 | 来源: 上海古诗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顾顺章(1904年-1935年),男,上海人,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中共地下情报人员,是中共秘密特务组织中共中央特科的负责人。1931年被捕后投降国民政府,由于其掌握大量共产党的核心机密,致使中共地下党组织遭受巨大的破坏,多名中共地下党员遇害,被称为“中共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顾顺章是怎么被共产党和周恩捕捉到及全家灭口的呢?以下我们来看周恩来温文尔雅背后狠绝的另一面。

  1927年,党的事业受到严重挫折。说“低潮”太委婉了,党几乎被毁灭。1927年初有约58000名党员,而到年底,只剩下不足10000名。周恩来冷冷地说:“党员自首或出卖同志的事例增多了。”

  蒋介石组建了自己的秘密警察系统,中统、军统的规模一再扩大,主要任务就是抓捕共产党。

  与之应对,中共成立了中央特别行动科(简称“中央特科”),由周恩来直接负责指挥,主要骨干人员为曾经到苏联学习政治保卫的陈赓、顾顺章等人。特科分为特一科(总务科)、特二科(情报科)、特三科(行动科)、特四科(交通科)四部。一科负责设立机关,布置会场和营救安抚等工作,科长洪扬生;二科负责收集情报,建立情报网,科长陈赓;三科,负责保卫机关,镇压叛徒特务等,科长顾顺章;四科,负责设立电台,开展与各地的通讯联络工作,科长李强。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顾顺章

  这是温文尔雅的周恩来的另一面:坚毅、果敢,就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开会、搜集情报、锄奸。我们在谍战剧中看到的那些惊心动魄的场景,周恩来早年都亲身经历过,他,才是真正的中国谍战之父,也就是秘密战线上代号“伍豪”的那个人。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伍豪”,五号的谐音,当时中央特科以抓阄的形式取了些代号互相称呼,周恩来抓到伍号,叫伍豪,邓颖超当时抓到的是一号,就叫逸豪。

  以上海租界为掩护,“伍豪”建立了一个蛛网密布错综复杂的情报网,这个情报网内的成员控制极严,要求成员守口如瓶绝对保密,并且单线联系——一个地下党员只能和另一个地下党员接头,以免一个人被捕后将整个组织供出。周恩来甚至在理发店里都插了人,而顾顺章的公开身份是名魔术师,再加上从国民党高层到警察、牧师、作家的多层次布局,这保证了他拥有足够多的情报来源。

  地下工作非常困难,周恩来和邓颖超隔三差五就要搬住处,最长的一个地方也没有超过一个月。邓颖超有时候不免有些小抱怨,而此时,她正身患肺结核,因为紧张焦虑,在北京时得过的肺结核旧病复燃一直困扰着她。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年轻时的周恩来和邓颖超,伍豪与逸豪

  周恩来需要不停地变换装束,有时候留胡子,有时候又剃掉,有时候则是山羊胡,还要改变自己平时的声音和步态。早年他受过一些演员女角的训练,这为他此时的秘密工作提供了些许便利。他酷爱戏剧,此时的上海,戏剧和电影正吸引着文青走入戏院,而周恩来只能按捺住内心的冲动,他知道,这样太危险了。

  每天,他都是凌晨4点半上街,早上7点回,上海的每一条里弄他都烂熟于胸,他的反盯梢警觉让任何一个可疑的跟踪者都迷路了。

  但危险从未远离。

  第一次重大危机就发生在军委秘书白鑫叛变之后,白鑫的叛变直接导致彭湃等四名中共高层领导人被处决,周恩来因不在场侥幸逃过一劫。当然,伍豪之剑是极为锋利的,他们展开了报复行动。白鑫投靠国民党后,摄于中央特科三科的威名,担心自己的安全寝食难安,他先是被安置在国民党特工范争波的公馆内暂避。随后,决定出洋躲避。而正是这一决定要了他的命。1929年8月的一天,白鑫在范争波等人的掩护下,于深夜11点离开公馆等车前往码头。而早已得知消息的特三科成员埋伏在必经之路上,将白鑫击毙。

  直接负责锄奸的,正是顾顺章,他对着白鑫连开了三枪。

  周恩来的这个情报网在白色恐怖最严重的时期,居然在蒋介石的身边安插下了众多眼线,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统徐恩曾手下的三位得力干将——李克农、钱壮飞和胡底——并称“龙潭三杰”。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李克农

  他们三个,一个在南京担任要职,一个留守上海主持工作,一个去天津担任“长城通讯社”社长,成为徐恩曾倚靠的铁三角。可是徐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心腹,却是周恩来安插在其身边的中共中央特科成员。当顾顺章被捕叛变后,钱壮飞第一时间拿到并破译密电,立即通过李克农通知陈赓,才使中央没有被叛徒一网打尽。周恩来后来感慨地说:“没有他们,我们早就不存在了。”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钱壮飞

  向忠发的叛变又让周恩来惊出一身冷汗,向忠发手上就有周恩来住所的钥匙,只要国民党军警能够早一步,周恩来就将身陷囹圄前途凶险。而当急匆匆赶来的特务们打开这所房子时,早已人去楼空,他们什么人也没抓到,什么重要文件也没发现。

  闻名遐迩的伍豪之剑又出鞘了!周和康生命令中共特科锄奸,格杀勿论!杀顾顺章全家。这场屠杀由周恩来亲自带队,康生(赵容)也直接参与,黄埔军校的学生斯励那天在顾家打麻将,他的哥哥是国民党将领,有记载斯励在“四.一二”清党中曾将周恩来从国民党手里救出,但也因为他认得周恩来,所以也一样被杀。这一事件中当场被杀的有顾顺章的十几个家人和亲友。洪扬生亲自杀了顾顺章的妻子,还安排把顾顺章七岁的女儿送去浦东,后来下落不明。在行刑过程中,康生表现得比周更坚决、更冷酷。任务完成后,周恩来冷漠地望了望赵容,像是在跟他说话,但又像是跟自己说话似的,自言自语地讲:“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万不得已,采取这样的极端措施,今后历史将怎样看待我们呢?”大概讲了这句话后才可以稍微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一九三一年在甘斯东路爱棠村、新闸路、武定路等地挖掘这些尸体时,共挖出叁、四十具,都是周恩来领导下的这个“锄奸”的战果。当时哄动了整个上海。

  这就是著名的“爱棠村事件”。只有顾顺章3岁的女儿顾利群和2岁的侄子顾益群活了下来。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1931年11月“姚主教路爱棠村埋尸案”揭露后,【时报】记者拍摄的案发地,即死尸挖掘现场外景,最右为37号(目前余庆路102号),最左为33号(目前余庆路110号)

  有人说,这是周一生重要的污点,也有人说,周网开一面,对顾顺章年幼的女儿和侄子没有赶尽杀绝,可见其仁,是非功过,都留给历史评说吧。

  顾利群后来嫁给了祝仁波,军统电信技师,解放后被捕,在监狱中度过了31年,出狱后租住一间厕所改造的小房子里,每天靠修电瓶车维持生计,晚景非常凄凉。而顾利群在少女时代便改姓张,在1949年之后,她一直以孤儿自称,不曾透露父亲的身份,平安地渡过了历次运动!

  曹景行2010年采访了年近80的顾利群和顾顺章的第二任妻子张永琴(95岁),顾利群说,顾顺章在上海瞒着国民党方面秘密托付家人把一份藏匿起来的中共绝密文件加以销毁!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曹景行采访顾顺章之女顾利群(中)

  顾利群还说,1983年,曾任国家对外贸易部部长的李强(原中共科特特四科科长)到上海特地在国际饭店约见张永琴、顾利群母女。他说现在这个事情已成为历史了,在当时情况下,为了革命的需要,不得已而采取这样的行动,那是没有办法的。但是我可以跟你们澄清:第一点,向忠发不是顾顺章出卖的;第二点,“伍豪事件”也不是顾顺章所为。

  后来,李强还给张永琴母女寄了贺卡。

  而亲手杀死顾顺章结发妻子,即顾利群母亲张杏华的特一科科长洪扬生在长征时被捕,叛变后担任过一段时间国民党特务,后失业,流落到上海,上海解放后,他听说他的老同事、特科成员潘汉年当上了上海市副市长。他兴冲冲去找潘汉年,1951年4月洪扬生被捕,后被安置在工厂劳动;1958年再次被捕,陆陆续续关到1974年,始终没有被判过刑。文革后,他在上海中百公司背后四、五平米一间最破烂的亭子间里度过了自己的最后时光。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潘汉年不是个东西!”洪扬生晚年提到潘汉年恨之入骨。而这位潘副市长的命运也没比他好多少,1955年4月3日,潘汉年因“内奸”判刑,1977年含冤病逝。

  时间退回到1930年代,我想问一下,如果顾顺章、潘汉年、洪扬生们知道了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属之后悲惨的命运,他们还会选择之前的道路吗?

  而此时,中共中央已不能在上海继续工作,周恩来突破重重封锁,来到中央苏区,开始了另一段传奇人生。

文章标题: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文章地址: http://www.shc2000.com/article-201-11960-0.html

[周恩来狠绝的另一面 制造爱棠村顾顺章全家灭门血案] 相关文章推荐:

    Top